Monday, August 31, 2009

曾经年轻

柏斯的十个月,这张照片陪伴我。 贴在书桌前的软木板上。 七年的时光,事过境迁啊! 那时,走失了一个。 如今,离队两个。 走失的归队。 没有一丝遗憾。 只有多多的幸福、感激和珍惜。

3 comments:

  1. 啊!!!
    我那顶渔夫帽!!!

    ReplyDelete
  2. 苏妹,那是你每天来我的宿舍,应该有印象的!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