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ly 4, 2015

慈母手中线






这次回家,看见妈妈,突然觉得妈妈老了。
或许是头发变直了。
替她电头发的安迪天天不在家,应该是出远门去了。妈妈想电头发,于是天天驾摩托车去安迪的家,但大门依旧锁着。
脸上的皱纹倒是明显地多了,曲折不均。
她的急性子没变,想做的事,即刻就去做了。这点倒是全遗传了给我。
早上八点多就上街去了,带了一大袋榴莲回来。

我带了一条破了个小洞的床单回家,叫妈妈替我缝一条 laundry bag。
妈妈年轻的时候,跟着大姨,学过裁缝。
学了一点皮毛后就辍学了。回到橡胶园里割胶,供弟妹们读书。
妈妈常说弟妹们对她真的好,都很疼她。
妈妈摊开床单,把我带回去的破 laundry bag 放在床单上,然后沿着 laundry bag 的边缘剪了两块布。那把剪刀我小时候就看过。
然后坐在针车前,想着该如何缝。
每次都是我帮妈妈把线穿进针孔的。
妈妈的脚踩啊踩,Singer牌针车上的白线转啊转。
她缝了两条 laundry bag。

这几天,想起渐渐变老的妈妈,心里就会酸酸的。

“这个也好拍嚒?” 妈妈一边缝 laundry bag,一边淡淡地问。

咔嚓,咔嚓。我的眼睛突然变湿。

7 comments:

  1. 我家也有一台一樣的針車,我有一個也是很厲害縫紉的媽媽,也是遺傳了急性子。
    謝謝你的分享,有機會我也要這樣拍我媽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你媽很美。。。

    你眼中的媽媽透過鏡頭是如此的慈祥美麗。

    願你媽媽身體健康,平安愉快。

    ReplyDelete
  3. 好美的光线,好美的安迪,拍得真好!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之前沒發現的美麗光線。

      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