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19, 2013

重逢


我们已经16年没见面了。最近又联系上了。

17岁那年我当上学生记者。被入选后必须参加新兵训练营。瑜是那届训练营的筹委会主席,把我们折磨得厉害。

那天见面,在金沙对岸的星巴克里,我重新搬演烙印在我记忆里的一段折磨画面给瑜看。我们一组新兵(组名:小草;口号:小草小草,风吹雨打都不倒)排成一行,面对着一排老兵。老兵要我们把双手放在头上,半蹲、站起;半蹲、站起,嘴里跟着蹲站的节奏喊:我笨,我傻;我笨,我傻。在星巴克里,我们笑弯了腰。

如果把那一幕放上youtube,效应应该不逊listen姐。

我很高兴我们可以再见面。

6 comments:

  1. Replies
    1. 是啊,羡煞他人(我)咯!^^

      Delete
  2. 哈哈,
    你寫了我才記起真的有這樣一段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。自然派多狠毒啊,从前!

      Delete
  3. 她是婉瑜姐?整个鬼妹酱,有型哩!

    美女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美女啊,人家现在可是中西合璧,别看她鬼妹酱,说的可是一口北京腔华语!

      Delete